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司法聚焦->媒体聚焦->工作动态工作动态
深圳中院发布首批3个产权保护典型案例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2-27 11:48:39

 

 

为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认真落实中央、省委、市委有关工作部署,推进产权保护法治化,增强人民群众财产财富安全感,增强社会信心,增强各类产权主体创业创新动力,深圳中院于近日发布首批3个产权保护典型案例。这三个典型案例包括知识产权、金融、股权三种类型,分别体现了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规范金融市场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和保障股东合法权益的要求,展示了深圳法院加强产权保护的力度和广度。

产权制度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石,保护产权是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必然要求。为深入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切实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深圳中院制定了《关于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实施意见》。同时,着手搜集产权保护的典型案例。这些典型案例对提高依法保护产权的司法水平,营造产权保护的良好法治环境,将发挥明确的示范效应。

 

 

 

深圳中院产权保护典型案例

目录

 

1.    华为诉三星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

2.“保千里证券虚假陈述系列案

3.大冲村出嫁女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

 

1.华为诉三星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

案件简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为)和韩国三星电子株式会社(以下简称三星)均在全球范围内(包括中国)拥有大量无线通信标准必要专利,均是无线通信技术产品的制造者和销售者。20117月至今,华为和三星一直进行标准必要专利交叉许可谈判未果。华为遂以三星控股的三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惠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天津三星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三家公司统称三星方)未经许可实施华为拥有的两项4G标准必要专利,且三星方恶意拖延谈判,违反FRAND(公平、合理、无歧视)原则为由,向法院分别提起两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三星方停止侵害华为两项专利权的行为。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三星方在中国生产、销售4G智能终端产品(包括手机和平板电脑),未经许可实施华为的两项4G标准必要专利技术,侵犯了华为的专利权。双方在标准必要专利交叉许可谈判过程中,三星一直恶意拖延谈判,在程序和实体方面均存在明显过错,违反FRAND(公平、合理、无歧视)原则。依法判决三星方立即停止以制造、销售、许诺销售的方式侵害华为两项专利权的行为。

典型意义:这是深圳知识产权法庭成立后敲响第一槌,公开宣判的案件。案件的公正高效审理,为国际社会审理同类案件提供了中国智慧,展现了深圳司法的国际化保护水平,彰显了深圳实施最严格知识产权保护的坚强决心。

 

2.“保千里证券虚假陈述系列案

案件简介:20178月,江苏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因提供虚假协议虚增评估值及信息纰漏存虚假记载,被中国证监会予以行政处罚,该公司股票创下深沪两市连续28个跌停的记录,投资者损失惨重。2017年底以来,大批中小投资者陆续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保千里公司赔偿损失。截至201811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该系列案1083件,标的额达2.4亿余元。

由于原告(中小投资者)人数多、地域广、起诉时间跨度大、交易类型复杂,且被告各不相同,诉讼请求各异,部分被告下落不明,审理程序复杂。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坚持创新驱动理念,加强多元化解,以“七项机制”建设为依托,形成了一套审理证券虚假陈述案件的深圳经验,确保此类案件公正高效审结。“七项机制”包括:应用示范判决机制,实现矛盾多元化解端口前移;建立诉调对接机制,促进纠纷化解链条中端提速;完善庭前会议机制,实施审理程序模式改革;探索集中审理机制,构建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设立管辖权异议处理机制,明确涉众型证券案件管辖恒定原则;引入专家辅助人机制,厘清专家辅助人角色定位;建立损失计算系统支持机制,确定投资者损失计算标准。截至20181130日,成功调解案件171件,撤诉19件;判决677件,共判决保千里公司等赔偿投资者损失4200余万元。

典型意义:保千里公司系列案件审理机制的创新,创造了多元化解金融纠纷的深圳经验,发挥了司法裁判对金融市场的规范和引导作用,有力维护了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3.大冲村出嫁女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

案件简介:郑菊清等18名妇女原系深圳市南山区大冲村村民,婚后户籍未迁出,仍住在大冲村,曾为大冲股份合作公司合作股股东,1993年至1996年一直享受公司分红。199610月,大冲股份合作公司作出《合作股股东的界定和股份分配原则》,规定女村民嫁出村外的,无论户口是否迁出,均不可享受公司合作股分配。19961227日,大冲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就199210月时已出嫁女共31人是否有权享有公司合作股分配的问题进行表决,多数意见不同意分配。郑菊清等18人因此被取消合作股股东资格,不再享有分红,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其股东资格。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大冲股份合作公司作出《合作股股东的界定和股份分配原则》违反男女平等原则,且与区政府文件规定并不一致,应为无效;召开的股东大会程序不合法、决议内容违法,所作决议无效。根据妇女权益保障法等法律规定,确认郑菊清等18人为大冲股份合作公司的合作股股东,大冲股份合作公司应向郑菊清等18人支付2014-2015年度股权分配款。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典型意义:这是深圳法院对股份合作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作出的第一例确认股东身份的实体判决,首次将股份合作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纳入司法救济渠道,对维护全市1000余家股份合作公司股东合法权益,维护股份合作公司正常经营秩序具有积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