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中粮集团(福维香)商标侵权案


商标近似的司法认定——中粮集团有限公司诉东莞市好帮手食品厂、深圳市兴万和商贸有限公司侵害商标专用权案


中院速裁庭法官 黄瑜


【裁判要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于侵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认定商标近似应按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同时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

【案例索引】

一审: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6民初10084号

二审: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3民终17944号

【案情】

中粮集团有限公司就第690278号“”、第6167565号“”注册商标享有专用权,核定使用的商品包括第29类(食用油)等;第8158843号“福维香”注册人为东莞市颖旺塑胶制品厂,核定使用的商品包括第29类(食用油)等。,东莞市颖旺塑胶制品厂与东莞市好帮手食品厂签订《商标使用授权协议书》,授权东莞市好帮手食品厂使用“福维香”商标。东莞市好帮手食品厂在其生产的食用调和油瓶身标贴上突出使用深圳市兴万和商贸有限公司销售了该商品。中粮集团有限公司遂以东莞市好帮手食品厂构成“商标使用”侵权深圳市兴万和商贸有限公司构成“销售侵权商品”侵权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深圳市兴万和商贸有限公司一审未到庭应诉、答辩,未提出合法来源抗辩。

审判

一审法院认为:明显改变了字的字体,使字在整个标识中所占比重较大,且字阴影部分呈向右的足型。该商标已经超出东莞市好帮手食品厂被授权使用的福维香注册商标的核准使用范围,使其与中粮集团有限公司所有的商标相比,字的写法相同,且都有独特的足型阴影。结合权利商标中的字因其独特的写法具有较强的显著性和识别力,并在食用油商品上已具有较高的知名度,这样易使相关公众以一般的注意力会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中粮集团有限公司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联系。故认为被控侵权标识与第690278号 、第6167565号 注册商标构成近似。东莞市好帮手食品厂未经中粮集团有限公司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侵犯了中粮集团有限公司依法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一审法院判决一、深圳市兴万和商贸有限公司立即停止销售中粮集团有限公司第690278号和第6167565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产品的行为;二、东莞市好帮手食品厂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中粮集团有限公司第690278号和第6167565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产品的行为,并销毁已经生产的侵权产品及包装;三、深圳市兴万和商贸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中粮集团有限公司人民币3000元;四、东莞市好帮手食品厂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中粮集团有限公司人民币60000元;五、驳回中粮集团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进行整体比对,三个商标均为文字和图形要素构成的组合商标,文字部分均由三个字组成,除了共同的“福”字之外,其余部分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组成图形均不同,整体视觉效果上具有明显的区别。上诉人使用、原审被告销售使用的商品,均未侵害被上诉人对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二审法院判决:一、撤销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6民初10084号民事判决;二、驳回被上诉人中粮集团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评析】

认定商标的使用行为是否构成侵权,可遵循以下逻辑思路:被诉侵权行为系商标性使用(非商标性使用行为的侵权抗辩:排除非商标性使用的描述性使用)→商标近似或商品类似或商品近似、商品类似+容易导致混淆(商标性使用的侵权抗辩:排除未导致混淆的合理使用);“两同”情形(商标相同+同一种商品)无需“容易导致混淆”作为构成要件→构成商标侵权。正本清源,首先回到本案商标侵权构成要件上。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属于侵害商标权的行为。故近似+混淆本案商标侵权认定的法定构成要件按照最新的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人民法院应当综合考量,商标标志的近似程度、商品的类似程度、请求保护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程度、相关公众的注意程度等因素以及因素之间的相互影响,认定是否容易导致混淆。故商标的近似程度,既可以认定是否容易导致混淆;亦为商标侵权认定的基础性、前提性要件事实。

一、首先认定商标中是否含有公有领域的部分

如本案应首先认定“福”字的性质;即“福”字是否应为“福临门”的权利人专有、垄断、独享。

(一)“福”字不具有显著性。首先,“福”字本身为通用词汇,不是中粮集团有限公司创作的臆造词汇,不具有先天显著性;其次,“福”并未中粮集团有限公司后天持续使用“福临门”产生独立的显著性。因中粮集团有限公司享有专用权的两个注册商标的文字均为“福临门”,中粮集团有限公司对两个“福临门”商标作整体性使用,前述商标的主要识别部分均为“福临门”一词,单独一个“福”字,并非涉案注册商标主要识别部分并不能脱离“福临门”文字商标的整体使用而独立产生显著性。且中粮集团有限公司并无证据证明“福”字与其食用油产品形成了固定联系,使得食用油市场的相关公众只要看到“福”字或者听到其读音,会直接联系或联想到中粮集团有限公司的食用油产品及品牌

(二)“福”字早已进入公有领域,属于公共资源。注册商标中的“福”字字体虽具有美感,但早在注册商标申请之前,此种书写方式已经出现,且广泛用于对联、挂历、年画中,故此种字体的“福”字早已进入公有领域,中粮集团有限公司不能因其对包含该字体的“福”字的“福临门”文字商标享有专用权,从而将该字体的“福”字垄断。

(三)仅凭构成要素“福”字,不足以认定商标近似。三个商标共同构成要素“福”字,仅为书写方法、字体近似,其本身为通用词汇,缺乏显著性且该种字体已被普遍使用,早已进入公共领域而涉案两个注册商标中的“福临门”文字具有较强的显著性,而非“福”文字,单独的“福”并非涉案注册商标的主要识别部分。因此,涉案两个注册商标中的“福”文字不具有显著性,食用油市场相关公众不会将使用含有“福”文字商标的其他食用油产品与被中粮集团有限公司的“福临门”食用油产品相混淆。侵权标识虽然使用了与涉案两个注册商标完全相同的“福”字,但与涉案两个注册商标不构成近似。

二、商标的比对:近似程度

商标的比对包括:整体比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剔除商标中所包含公共领域的共有资源部分。就本案而言,“福”字在实际中均突出使用,在商标中占较大面积,在视觉效果上极富冲击力。但因“福”字属于公共资源,比对应剔除“福”字在三个商标中的视觉影响,综合考虑商标的主要部分及整体视觉效果的近似程度。

(一)主要部分的比对。商标的主要部分,是指最具商品来源的识别性、最易使相关公众将商标与商品联系起来的商标构成要素。商标的知名度相差较悬殊的,通常采取比较主要部分决定其近似性。根据权利人一审提交其商标使用的相关证据显示,权利商标在第29类商品,即食用油领域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因本案当事人均未提交证据证明被诉侵权商标知名度的相关情况,再进行主要部分的比对。权利人在一审提交《商标争议裁定书》、2011年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驰名商标认定》中均注明“福临门及图”商标,且根据涉案两个注册商标的具体特征及其呼叫习惯,其商标要素中的“福临门”文字部分因有较高的使用频率而具有较强的识别力。“福临门”一词具有较强的识别上诉人商品来源的显著性,构成涉案两个权利商标的主要部分。并未使用“福临门”,故不会使相关公众对上诉人生产的食用油产生来自于被上诉人的混淆。

(二)的整体比对。整体比对可以按照部分到整体的顺序进行:商标的构成要素→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整体视觉效果。三个商标均为文字和图形要素构成的组合商标,文字部分均由三个字组成:“福维香”、“福临门”。除了共同的“福”字之外,其余部分文字“维香”、“临门”,在字形、读音、含义均不相同;文字要素之外的图形、构图也各不同;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也不相同。综上,在整体视觉上具有明显的,不构成近似

三、商标侵权认定的其他考量因素

(一)非商标注册人对注册商标的不规范使用,不应增加法院认定构成侵权的可能性。

1立案时应审查被诉侵权商标是否系规范使用。原告以他人使用在核定商品上的注册商标与其在先的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为由提起诉讼的,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的主管范围,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予受理(立案后裁定驳回起诉),告知原告向有关行政主管机关申请解决。但原告以他人超出核定商品的范围或者以改变显著特征、拆分、组合等方式使用的注册商标,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为由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食用油领域中注册商标具有较高的知名度,权利人对福临门品牌的保护倾尽全力,故针对××”“××商标进行批量性的商业维权,提起大量的诉讼。本案的被诉侵权商标福维香系规范使用注册商标福维香,双方当事人之间的纠纷则属于不同的注册商标使用中产生的权利冲突问题,属于商标行政争议,只能通过行政程序解决,而不能提起民事诉讼。但本案的被诉侵权标识系改变注册商标福维香进行使用,二者有显著区别,权利人据此提起商标侵权之诉,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2不应以搭便车的动机先入为主,进行侵权的预设。除了本案的笔者还审理过等案件。此类案件的要事实基本相同:权利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与被诉侵权商品均为食用油,为同一种商品;权利商标与被诉侵权商标具有相同的文字构成要素,即字;被诉侵权商标使用的权利基础通常为注册商标,但往往会超出该核准注册的商标范围使用,即实际使用的被诉侵权商标与注册商标不同。比如系对福维香注册商标的不规范使用;系对注册商标福嘉康的不规范使用。不规范使用注册商标的行为会给商标侵权的认定造成干扰:为什么会不规范使用呢?是否具有搭便车、蹭福临知名度的不良动机呢?被诉侵权人往往会抗辩:之所以会突出使用字,并非出于攀附福临门商誉的故意,而是为了达到商品美观大方的装饰效果。该抗辩理由是否合理、应否采纳?

3.的重点仍应是被诉侵权商标权利是否构成近似。笔者认为,人民法院审查的重点仍应是等被诉侵权商标是否构成近似。以本案为例,不能因为系对福维香的不规范使用,就降低认定构成近似的标准,即增加认定构成近似的可能性如前所述,“福”字已进入公有领域,任何人均可自由使用,突出使用“福”字对商品外包装进行装饰美化,具有合理性,应予采纳。

(二)商标注册人改变注册商标进行使用,应增加认定“近似”的可能性。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以核准注册的商标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限。商标注册人不得自行改变注册商标进行使用。如其擅自改变注册商标进行使用应由地方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期满不改正的由商标局撤销其注册商标。人民法院也可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对其商标使用的违法行为进行批评、教育,令其在今后的生产、经营活动中对注册商标进行规范使用。如一案,被诉侵权人同时也是“福嘉康”商标的注册人,其改变注册商标进行使用的行为即违反商标法的前述强制性规定;如被诉侵权人不是商标注册人,如本案,系商标注册人授权其使用注册商标“福维香”,其改变注册商标“福维香”,而使用,则不构成违法行为。商标注册人自行改变注册商标进行使用,应在侵权认定中增加对近似认定的可能性:即,其既然有注册商标还自行改变使用,其动机存疑。

(三)在先生效判决的影响。对此,在先判决有不同的观点: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17)粤739号生效判决认定来到“福”字突出使用,改变注册商标来到的显著视觉效果)商标构成对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3民终23352号生效判决认定:“家满福”与不构成近似;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3民终2746号生效判决认定:(系对注册商标“福嘉康”的不规范使用)与不构成近似本案系食用油领域中,“福临门”注册商标进行商业性维权而起诉的大量“福××”、“××福”商标侵权案件的典型案例之一,亦即如何认定“福临门”注册商标与被诉侵权商标“福××”、“××福”的近似程度,即如何认定足以引起公众产生混淆的近似程度。在先案件的不同判决,的确给类似案件的侵权认定造成一定的困扰:商标近似程度的比对,是审理中的关键点、疑点、难点。

综上,商标法的核心价值是保护消费者,只要商标性使用行为不会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和误认,消费者的权益不会受到损害,则不应认定构成侵权。同时,司法实践应鼓励公平竞争,促进市场良性发展,商标案件的审理均应充分考虑“权利人+相关公众(消费者)+竞争者”三方的利益平衡:如果在司法实践中对类似“福××”、“××福”的商标使用行为认定构成侵权,则会让“福临门”注册商标的权利人垄断“福”字的使用,造成公共资源被独占、垄断的不利后果,有违社会的公平正义,不利于共有智力成果的分享和传播;会不当增加竞争者的注意义务,破坏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造成竞争的不当倾斜和失衡;权利人、竞争者、消费者的三角平衡关系会当地倾向权利人,最后亦会导致商标法利益保护的失衡,悖离商标法的宗旨,最终损害相关公众(消费者)及全社会的整体利益。

责任编辑 严 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