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仲裁庭对当事人的证据保全申请享有初步审查权 ——林邦松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案


【裁判要点仲裁庭对当事人的证据保全申请享有初步审查权,其证据保全审查权以不影响正确裁决为限。

【案例索引】

一审: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3民特465

【案情】

申请人(仲裁被申请人):林邦松。

被申请人(仲裁申请人):庄京波。

庄京波与林邦松因民间借贷纠纷项深圳市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仲裁委)提起仲裁。仲裁受理后,林邦松先后向仲裁庭提交了2份《调查取证申请书》、1份《证据保全申请书》、1份《请求出具证明调取黄彦斌身份信息的申请书》,要求调取案外人黄彦斌在工商银行、招商银行个人账户自201211月至201411月期间的账户交易明细并对交易信息进行证据保全、要求调查取证查询案外人黄彦斌的身份信息。仲裁庭认为,黄彦斌非本案当事人,也非出庭证人或提供书面证人证言,林邦松声称案外人代其清偿庄京波的借款并未得到庄京波的认可,林邦松又没有提交任何证据材料证明案外人与本案借款还款存在关联,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仲裁庭无权对案外人的银行账户交易记录进行调查,因此仲裁庭对其调查和证据保全申请没有准许。2017628,深圳仲裁委员会作出(2017)深仲裁字第77号裁决(以下简称77号裁决书),裁决林邦松偿还庄京波借款本金及利息。

林邦松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77号裁决,主要理由是之一是:仲裁违反法定程序,对于应当调取并进行证据保全的银行信息均未依法予以调取和保全。

【审判】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生效裁定认为,本案属于申请撤销国内仲裁裁决案件,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以下简称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审查。仲裁委员会未支持林邦松证据保全申请、未将该申请提交给证据所在地基层人民法院,不影响案件正确裁决,不违反法定程序。而仲裁庭如何采纳证据、认定事实是其行使仲裁权的行为,亦不违反法定程序;如果庄京波确实没有用其账户收过林邦松的资金,当然无法提供证据证明,不存在隐瞒证据的问题。因此,林邦松主张仲裁庭对其调查取证和证据保全申请不予准许违反仲裁程序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

评析

本案主要争议焦点在于,仲裁委员会(仲裁庭)未支持林邦松的证据保全申请,也未将其申请提交法院,是否符合仲裁法的相关规定,进而是否构成违反法定程序?仲裁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在证据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的情况下,当事人可以申请证据保全。当事人申请证据保全的,仲裁委员会应当将当事人的申请提交证据所在地的基层人民法院。”因此,此案的关键在于仲裁庭有无证据保全审查权及如何理解仲裁法的上述规定。

一、仲裁庭享有证据保全审查权的正当性和必要性

仲裁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中,进行仲裁证据保全的基础性要件为“证据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这是证据保全与同样具有证据收集功能的调查取证制度的主要区别。虽然仲裁法未规定申请保全的证据必须与案件事实具有关联性,但证据保全的目的是保障法院或仲裁庭认定事实的准确性,[1]如果明知证据与案件待证事实无关而对其采取保全措施,不仅浪费司法资源,而且有当事人权利或司法权力滥用之虞。因此,证据与案件待证事实具有关联性,也应是仲裁证据保全申请的合法性要件之一。

证据保全是审查权、裁决权、实施权三权的有机统一体,仲裁证据保全亦不例外。[2]基于司法终局性原则,不论是诉讼证据保全还是仲裁证据保全,法院均有最终的司法审查权。但与诉讼中证据保全不同的是,法院在审查仲裁证据保全时,由于不是仲裁案件的审理者,对于证据与案件待证事实的关联性并不知情,也较难作出判断。相比之下,仲裁庭审理仲裁案件,亲历庭审过程、全面掌握案件情况,最为了解证据与案件待证事实的关联性,也最清楚有无必要进行证据保全。同时,仲裁庭负责仲裁案件的实体裁决,如果仲裁庭已确定证据与案件审理无关,那么是否进行证据保全也不会影响案件裁决结果。因此,仲裁庭对于证据保全申请合法性的审查具备先天的优势,赋予仲裁庭该项审查权既符合司法规律,也有利于节约司法资源,将明显不符合条件的证据保全申请过滤在司法程序之外。

二、仲裁庭享有证据保全审查权符合国际通行做法

从全球范围看,将仲裁证据保全的实施权授予法院是普遍做法,但对于仲裁证据保全的审查权与裁决权(统称发布权)的分配则存在多种方式,其中司法和仲裁均有权发布证据保全措施的权力并存模式,已被世界大多数国家和地区所采纳。[3]该模式又分三种类型:(1)司法和仲裁都有证据保全发布权,申请人可以直接选择向法院或仲裁庭申请作出保全裁决,这也是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简称贸法会)《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中的自由选择模式,[4]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以该示范法为基础制定了《仲裁条例》,正是采取这种模式。(2)只有在仲裁当事人有明确约定的情况下,仲裁庭才享有证据保全的发布权,如199941新仲裁法生效前的瑞典采此种模式;(3)只有具备法定条件时法院才有权作出证据保全裁决,否则此权力只能由仲裁庭行使,如英国采此种模式。[5]总的来看,仲裁庭享有证据保全的审查权和裁决权是当前国际上的主流做法。

我国仲裁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较为原则。从文义上看,似乎仲裁机构的职责和权限仅为机械被动地将当事人的证据保全申请提交给法院,并未明确证据保全审查权的分配。[6] 但从目前仲裁法律规则的国际发展趋势来看,仲裁界正在谋求国家间相互承认和执行仲裁庭作出的保全措施以及法院对外国仲裁协助颁布临时保全措施,2006年贸法会修订的《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中即增加了“临时措施的承认和执行”条款。[7]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8]将通过国内立法或者参加国际公约,承认和执行仲裁地在境外的仲裁庭作出的保全措施。如果我国在法律适用上,仅仅机械使用字面文义,完全禁止仲裁庭行使证据保全的发布权,将使我国仲裁案件中的当事人无法享有国际间协助采取保全措施的便利。此外,否认仲裁庭发布仲裁保全措施的权力,实际上也是剥夺了当事人自由选择由仲裁庭作出保全措施的权利,亦与国际商事仲裁的发展趋势相背离。[9]因此,我国应当对仲裁法第四十六条的适用采取更加开放的态度,认可仲裁庭对于证据保全的审查和裁决权。

三、  仲裁庭证据保全审查权以不影响正确裁决为限

为推动我国仲裁制度发展完善,在仲裁法修改前,可以通过司法解释明确仲裁机构(仲裁庭)对当事人的证据保全申请拥有一定的审查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的规定实质上已经为此提供了一把钥匙。根据该条规定,即使仲裁庭的确违反了仲裁法规定的仲裁程序和当事人选择的仲裁规则,也必须达到影响案件正确裁决的程度,才能被认定为构成仲裁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违反法定程序”从而撤销仲裁裁决。

因此,在仲裁司法审查案件中,首先应认可仲裁庭对证据保全申请享有的初步审查权,对于当事人的证据保全申请,仲裁机构(仲裁庭)并非只能无条件、机械地全部提交法院,而是可以进行审查。其次,如果证据保全申请不符合法定条件,[10]或者虽然申请符合形式要件但是否采取保全措施不影响案件正确裁决,那么仲裁机构(仲裁庭)未将当事人的证据保全申请提交给法院,不构成违反法定程序,仲裁裁决也不会因此被撤销。再次,当事人的证据保全申请符合法定条件,且不予证据保全可能影响案件正确裁决时,仲裁机构(仲裁庭)应当将其提交给法院(非涉外仲裁案件提交给证据所在地基层人民法院,涉外仲裁案件提交给证据所在地中级人民法院)。否则,仲裁程序违反法定程序。需要指出的是,对于“可能影响案件正确裁决”的判断,应着眼于申请证据保全的对象与案件待证事实的关联性,须具有影响案件处理结果高度可能性,以避免司法对仲裁的不当干预。上述规则能够在不逾越现有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使仲裁司法审查符合仲裁规律及我国仲裁制度的发展方向。本文案例中,法院正是基于上述规则,在仲裁委员会(仲裁庭)未将林邦松的证据保全申请提交法院不影响案件正确裁决的基础上,认定仲裁不违反法定程序,故而未支持林邦松此项撤销仲裁裁决的理由。

责任编辑 田娟



[1] 张雪花:《诉前证据保全制度之价值解读》,人民法院报20131218007版。

[2] 杜开林:《对一起仲裁证据保全案的评析——兼论现行仲裁证据保全法律规定的不足》,载《法律适用》,2003 5期第59页。

[3] 如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采用了此种模式,而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官方网站公布的以该示范法为基础制订仲裁法律的国家共有75个、法域106个。

[4] 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2006年修订)第17条规定了仲裁庭下令采取临时措施的权力,同时在第17J条规定:法院发布与仲裁程序有关的临时措施的权力应当与法院在法院诉讼程序方面的权力相同,不论仲裁程序的进行地是否在本国境。

[5] 有关分类观点参见解常晴:《国际仲裁中的临时保全制度及其发展前景》,载《仲裁与法律》,2002年第3期。

[6] 杜开林:《对一起仲裁证据保全案的评析——兼论现行仲裁证据保全法律规定的不足》,载《法律适用》,2003 5期第59页。

[7] 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2006年修订)第17H条:[承认和执行]1)仲裁庭发出的临时措施应当被确认为具有约束力,并且除非仲裁庭另有规定,应当在遵从第17I条各项规定的前提下,经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出申请后加以执行,不论该措施是在哪一国发出的。(2)正在寻求或已经获得对某一项临时措施的承认或执行的当事人,应当将该临时措施的任何终结、中止或修改迅速通知法院。(3)受理承认或执行请求的国家的法院如果认为情况适当,在仲裁庭尚未决定对于保护第三人的权利是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命令请求方当事人提供适当担保。

[8] 目前德国、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仲裁法已经率先对执行外国仲裁庭作出的保全措施予以确认。

[9] 解常晴:《国际仲裁中的临时保全制度及其发展前景》,载《仲裁与法律》,2002年第3期。

[10] 仲裁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申请证据保全的条件为:证据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但如上文所述,保全对象与案件待证事实具有关联性也应是仲裁法隐含的申请证据保全条件之一。对于不符合法定条件的证据保全申请,本就不应支持,故此时仲裁机构(仲裁庭)未提交给法院并无不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