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确权法律文书的申请强制执行暨对执行标的的阻却效力问题(成)

确权法律文书的申请强制执行暨对执行标的的阻却效力问题--汉唐证券申请执行鸿源水业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 

市中院执行局裁决处法官 时晓克

 

【裁判要点】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具备权利义务主体明确和给付内容明确的要件。生效法律文书的既判力原则上只及于案件当事人,第三人不受生效法律文书既判力的约束。

【案件索引】

2017)粤03309号(2017823日)

【案情】

申请执行人:汉唐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被执行人:泓源水业有限公司

申请执行人汉唐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汉唐证券”)与被执行人泓源水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泓源水业”)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粤高法民二破终字第31号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该判决维持了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深中法民七初字第8号民事判决:“泓源水业有限公司持有的50.75%济南鹊华制水有限公司股权归汉唐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享有”。申请人于2017215日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请求:一、强制被执行人将其持有的50.75%济南鹊华制水有限公司股权变更登记至申请人名下;二、强制被执行人承担本案的执行费用。

法院在执行过程中查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22日作出的(2010)深中法民七初字第8号民事判决书认为,根据泓源水业的确认书,其持有的济南鹊华制水有限公司50.75%的股份权利应归属于汉唐证券,但这属于汉唐证券与泓源水业之间的内部关系,在完成变更登记之前不产生对抗第三人的效力。

另查明,在本案生效判决之前,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深圳湾支行与被执行人泓源水业、深圳市瀚成投资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两案过程中,依法冻结了被执行人泓源水业所持有的上述股权。

【裁判】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823日做出(2017)粤03309号执行裁定书,裁定驳回申请人汉唐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的强制执行申请。

法院生效裁定认为,本案执行依据系确认被执行人泓源水业持有的50.75%济南鹊华制水有限公司股权归属于申请执行人汉唐证券的确权判决,并不具有给付内容,不符合人民法院受理执行案件的条件;并且本案执行依据认为确认上述股份权利归属于申请执行人系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之间的内部关系,在完成变更登记之前不产生对抗第三人的效力,而上述股权因本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深圳湾支行与被执行人泓源水业、深圳市瀚成投资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两案过程中被作为被执行人泓源水业的财产予以冻结,故申请执行人关于强制被执行人办理上述股权变更登记的申请,不予支持。综上,申请人的强制执行申请,依法应当予以驳回。

【评析】

本案是一宗当事人对确权判决申请强制执行的案件,主要涉及两个问题:一、申请强制执行的实质要件问题;二、执行标的被查封、扣押、冻结后做出的另案生效确权法律文书能否产生阻却执行的效力问题。

一、申请强制执行的实质要件问题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裁定,当事人必须履行。一方拒绝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也可以由审判员移送执行员执行。这是民诉法关于当事人申请强制执行的一般规定。但是并非所有的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和裁定法院都可以立案执行,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六十三条做了明确:“当事人申请人民法院执行的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权利义务主体明确;(二)给付内容明确”。因此,只有权利义务主体明确且给付内容明确的判决、裁定等生效法律文书,当事人才能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确权判决、形成判决以及权利义务主体不明确或给付内容不明确的给付判决,当事人原则上不能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本案中,一审判决及二审判决均确认,泓源水业有限公司持有的50.75%济南鹊华制水有限公司股权归汉唐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享有,这是对汉唐证券与鸿源水业之间关于涉案股权权属的确认,判决的内容也仅限于此,并无给付内容。而汉唐证券申请执行的内容却是申请强制鸿源水业将其持有的涉案股权变更登记至其名下并承担本案的执行费用,这就涉及到双方当事人之间行使权利与履行义务之争,既与本案生效判决的性质不符,亦明显超出了本案生效判决所确定的内容,故依法不应支持。

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18条还规定了强制执行申请的其他实质要件,包括:法律文书已经生效,申请执行人是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权利人或其继承人、权利承受人,在法定期限内提出申请,义务人在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期限内未履行义务,属于受申请执行的法院管辖等。上述司法解释的内容,规定了关于强制执行申请的其他实质要件,当然,当事人申请强制执行,除了必须具备上述实质要件之外,还要具备一般的形式要件,主要是须提交生效法律文书副本、申请执行书、身份证明等相关文件和证件。

对于当事人申请强制执行是否符合上述强制执行要件,法院应当在立案阶段进行审查,不符合申请强制执行要件的,应当裁定不予受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18条第二款对此做了明确规定。但是,如果立案后发现申请执行人的申请不符合强制执行申请要件的情形如何处理,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并无明确规定,执行实务中一般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关于驳回起诉的规定,裁定驳回执行申请。此种做法的理由在于诉讼程序与执行程序均系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法律程序,具有共通性,当出现了相同的法定情形时,处理方法亦应相同。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以规范性文件的方式肯定了此种处理方式,在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执行案件立案、结案若干问题的意见》中第二十条规定,执行实施案件立案后,经审查发现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18条规定的受理条件,裁定驳回申请的,以“驳回申请”方式结案。当然,当事人的强制执行申请被驳回后,当事人有权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向执行法院提出执行异议,执行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并进行审查。

二、执行标的被查封、扣押、冻结后做出的另案生效确权法律文书能否产生过阻却执行的效力问题

首先,根据既判力之相对性原则,民事诉讼或仲裁系解决当事人之间的权益纠纷,生效法律文书的既判力原则上仅限于参加诉讼或仲裁并受到程序保障的当事人及诉讼参与人,对案外人并无约束力。案外人并未参与到当事人之间的诉讼或仲裁程序之中,缺乏充分的程序权利保障,假如生效法律文书能够任意拘束案外人,会不当地侵犯案外人的程序保障权,并可能损害其合法权益。本案的确权判决仅系对涉案股权在汉唐证券与鸿源水业之间的权利归属问题的确认,不能当然对案外第三人发生法律效力,本案的一、二审判决中均对此均作了明确的论述,即认为涉案股权的权属问题属于汉唐证券与泓源水业之间的内部关系,在完成变更登记之前不产生对抗第三人的效力。

其次,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对被执行人的财产进行查封、扣押、冻结时,因执行效率的要求,往往基于该财产的表面证据来判断其权属状况。但现实生活纷繁复杂,难免会出现财产的表面权属与实际权属并不一致的情况。对此,为避免执行标的的实际权利人合法权益受损,我国民事诉讼法设计了案外人异议制度和执行异议之诉制度加以解决。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进行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法院提起诉讼。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零四条规定,执行异议之诉由执行法院管辖。该条司法解释明确了执行异议之诉的专属管辖原则,该原则既保障了案外人正当维权的诉讼渠道,也有利于解决执行实践中对法院控制的标的物恶意确权规避执行的问题。

再次,在执行过程中,案外人持另案确权法律文书对执行标的主张阻却执行的实体权利的,这是执行实践的难点,历来争议颇多。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作了明确规定。该条司法解释区分了对执行标的进行执行的案件债权类型是金钱债权执行还是非金钱债权执行。

(一)在非金钱债权执行案件中,通常是对特定标的物的执行,本案的执行依据已经对该标的物的权属进行了认定,若案外人依据另案确权法律文书对执行标的主张排除执行的实体权利的,实际上是另案法律文书对该标的物的权属作出了不同认定,属于两个法律文书之间的矛盾,只能通过申请再审、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等程序解决,不能通过案外人异议之诉解决。

(二)在金钱债权执行中,要区分另案确权法律文书作出的时间是在执行标的被查封之前还是之后:

1.另案确权法律文书作出的时间是在执行标的被查封、扣押、冻结之后的,案外人以此为据提出排除执行异议的,法院不予支持,因为在法院查封执行标的后,案外人主张对该执行标的的实体权利,应当通过案外人异议之诉制度来解决,而非另案提起诉讼,并且,其另案进行的确权之诉基于查封的效力所及,亦不能排除执行。

2.另案确权法律文书作出的时间是在执行标的被查封、扣押、冻结之前的,还应当区分该确权法律文书的类型。对于确认案外人与被执行人之间权属纠纷以及因保管、租赁、借用等合同关系产生的返还标的物纠纷的生效法律文书以及确认案外人受让执行标的的法院拍卖、变卖成交裁定或以物抵债裁定,因上述三类生效法律文书所判定的权利基础系物权,基于物权优先于债权的原则,能够产生对执行标的排除执行的效力;对于基于上述合同之外的其他债权纠纷所作出的将执行标的归属于案外人或者向其交付、返还执行标的的生效法律文书,因其权利基础并非物权而系债权,基于债权平等原则,不能产生排除执行的效力。

本案的确权判决系在另案执行冻结涉案股权以后所作出,故该确权判决不能产生阻却另案执行股权的效力。

责任编辑:成少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