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执正持平 破立并行

纵深推进“执转破”改革


执行转破产是统筹解决执行难和破产难的重要改革举措。深圳法院按照最高法院部署,始终以“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助力破解执行难困境”为目标,扎实推动执转破工作向纵深发展,得到最高法院周强院长等领导多次批示肯定。2017年深圳全市法院共移送“执转破”案件103宗,中止执行案件11703件。破产立案受理93宗,适用破产简易程序审理86宗。已经宣告破产和终结破产程序30宗,共终结执行案件5870件。每审结一宗“执转破”案件平均消化196件执行积案。

一是建立常态化启动机制,破解“执转破”启动难。由于破产文化缺失,执行当事人申请意愿不强;人案矛盾突出的现状使得执行法官移送动力不足,这些现实情况导致“执转破”程序启动困难。深圳法院从源头抓起:强化释明和征询。对在执案件,将释明和征询时点提前增次,执行案件受理时、财产查询结果通知时和终结本次执行前,执行法官都应当向当事人释明“执转破”制度优势并征询意见。对终本案件,则将释明和征询嵌入财产复查和恢复执行中。同时赋予终本案件申请执行人直接申请移送破产审查的程序选择权。允许以不同书面形式固定当事人的同意意愿,申请书、同意书、询问笔录签字等均可。设定激励机制,将“执转破”移送工作作为执行案件考核的加分项,规定执行法官每成功移送1宗破产案件,可折算0.4件标准案,激发执行法官移送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二是明晰科学合理的衔接规则,破解执破衔接不畅。在总结前期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制定针对法院和破产管理人的“执转破”双指引。“法院操作指引”分为决定程序、移送程序、审理程序,主要针对移送标准、衔接事项、处理时限等最高法院《指导意见》未能涉及的微观事项进行规范。“管理人工作指引”配合“法院操作指引”的要求,围绕提升效率、明确职责的目标,对由管理人负责的程序事项进行了合理化的简并,对管理人在财产接管调查、债权申报、财产处置以及通知送达方面的责任和时限进行了标准化、流程化的规定,同时配套相应的文书模板,确保工作质效。

三是建立繁简分流机制,破解审理周期过长。为避免执行不能案件进入破产程序产生新的堆积,围绕着“快进快出”的目标,实行繁简分流,通过要素识别,将简单案件导入快审程序,一般在三个月内结案。开发专门的“执转破工作”模块,减少重复性工作量。创建更契合破产法规定的“管理人+辅助拍卖服务+网络平台”破产财产网络拍卖模式,以管理人为拍卖主体,网络拍卖规则由债权人会议决定。破产网拍平台上线7个月,共变现破产财产8.3亿。

四是推行管理人市场化运作,破解管理人队伍不稳。经过多年实践,我们逐步建立了以管理人分级分类管理为核心的破产管理人制度体系,实行优胜劣汰,对管理人动态管理。随着“执转破”工作推进,现有的在册管理人已无法适应办案需求,我院迅速启动了破产人名册更新工作,通过考试筛选的方式,增录了28家机构入册,使在册管理人规模达53家,扩大了一倍。同时加强了对管理人的业务指导和考核评价,提升管理人的整体水平。

五是扩容援助资金规模,破解破产费用匮乏。“执转破”案件的大量涌入,现有资金规模远远不能满足案件需求。在解决无产可破案件的破产费用问题方面,首创了援助资金制度,由政府财政拨款+管理人报酬提留两部分构成。及时向深圳市委市政府提交关于破产审判工作情况的报告,争取深圳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将每年拨付的专项援助资金由200万元增至500万元,有效缓解破产援助资金短缺。2018年以来已按规定核批、拨付破产援助资金930万元。

六是完善绩效考核与案件管辖,破解审判资源不足。为破解破产审判的供需矛盾,推行完整的破产绩效考核制度,科学核定包括“执转破”案件在内的各类破产案件的工作量及其折算系数,按照破产申请审查案件10.4、小额破产案件120、普通破产案件130、重大复杂破产案件160的标准折算标准案,一改过去破产案件难以量化考核的局面。积极应对案件大幅增长的形势,探索破产管辖权下放试点,争取获得最高法院和广东高院的支持,选取了三家案件基数大、审理经验比较丰富的基层法院,将简单“执转破”案件的管辖权试点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