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看!深圳中院在全国法院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推进会说了啥?


 

为深入推进人民法院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交流推广改革经验,推动司法改革工作向纵深发展,20181210日至11日,全国法院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推进会在上海召开。深圳中院党组成员、副院长黄志坚以纵深推进繁简分流 规范购买社会化服务 打造缓解司法供需矛盾的深圳方案’”为主题在会上作经验介绍。

近年来,深圳法院围绕着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针对日益凸显的司法供需矛盾问题,统筹推进案件繁简分流机制改革、法院购买社会化服务机制改革,并在今年5月出台的《深圳法院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工作规划》中做出重点安排,通过内部挖潜提速提质,借助社会力量减负增效,走出了一条缓解司法供需矛盾、提升司法效能的新路。20181-11月,全市法院在受理案件同比增长8.4%的情况下,办结案件341449件,同比增长13.9%

20166月以来,深圳法院率先在全国构建全口径覆盖、系统性分流、标准化速裁的全新工作体系,成效显著。2017年,两级法院被确定为全国法院案件繁简分流机制改革示范法院后,我们坚持以系统化、标准化为重点深化改革。今年专门制定《关于进一步深化案件繁简分流机制改革的意见》,提出15项新举措,加强综合配套,实现整体推进。

配套升级,纵深推进繁简分流

优化人案配置,健全分流体系。继续配强专业化办案力量,两级法院速裁快执团队现已增加至105个,配备法官166人,占全市法官的18.8%。优先为速裁快执团队配齐配强法官助理和书记员,目前,速裁法官与审判辅助人员配比达到1:2.8。改革以来,全市法院通过速裁快执程序办结同期57.9%的案件,司法办案质效显著提升。在简案快办的同时,做好普案细审、繁案精审。市中院对买卖合同纠纷等六类常见民商事案件,交通肇事罪等十三类常见刑事案件实行跨部门均衡分案,确保繁简分流后人案平衡。制定《院庭长办案细则》,发挥院庭长办理疑难复杂案件的带头示范作用。光明滑坡事故案、华为与三星标准必要专利纠纷案等社会广泛关注的疑难复杂案件,均由院庭长办理。

完善程序衔接,缩短办案周期。建立简案的诉前准备工作机制,实现诉前调解与诉讼程序有效衔接。依托纠纷多元化解平台,发挥调解员在地址确认、案件繁简识别、固定无争议事实、争议焦点等方面的积极作用。诉前调解中已固定的事项,可不需质证、认证,即可在庭审中直接确认,进一步简化诉讼程序。两级法院先后开展千场庭审直播”“万场庭审直播,促进当庭宣判,一审简案当庭宣判率近70%,其中宝安法院达到85%。目前,深圳法院速裁案件平均结案周期为42天。

统一裁判标准,提升办案质量。制定十二类简单民商事案件裁判标准,统一速裁案件裁判尺度。制定复杂疑难案件裁判文书说理标准,确保疑难复杂、新类型、群体性、社会舆论关注等案件严格规范审理。充分发挥专业法官会议对提升办案质量的促进作用,深圳中院20181-11月以来召开专业法官会议221次,讨论案件3103件。提高复杂疑难案件考核权重系数,建立精品案例激励机制,将办精品案与法官绩效考核奖励有机结合。改革以来,一审判决改判发回重审率持续下降。

依托信息技术,加速案件流转。完善速裁案件管理系统,实现全口径、全流程、一网式自动实时监控,确保简案快办规范运行。全面推行电子卷宗随案生成,上诉案件卷宗全部实现网上流转,速裁案件可自动抓取信息生成裁判文书。目前,盐田法院已全面实行无纸化办案。开发E键送达平台,法律文书和送达地址与邮政EMS系统自动对接,司法专邮工作人员直接打印送达,送达信息自动反馈。推行语音文字转化系统,福田法院、龙岗法院速裁案件已全面实现录音录像替代速录员记录。

系统规范,推动法院购买社会化服务长效运作

深圳法院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借助社会力量参与司法供给。目前,已购买调解协助、辅助登记立案、诉讼引导、档案管理辅助等18项社会化服务,文书送达、执行辅助等15项服务的社会化购买也即将完成,实现了法院购买社会化服务规范化、长效化运作,减负增效逐步显现。

注重制度引领,推动购买服务运作规范化在总结前期探索经验,全面深入调研的基础上,深圳中院会同市财政委,制定《深圳市法院购买社会化服务暂行办法》,在全国法院首次以规范性文件的形式,明确法院购买社会化服务的内涵,对购买主体、承接主体、购买内容及指导性目录、预算管理和购买标准、购买方式和程序、监督管理和绩效评价等进行全方位、体系化规制,为实施购买服务提供制度遵循和规范指引。

创设目录清单健全购买服务内容体系。完善购买服务范围和内容,解决买什么的核心问题。购买服务领域实现全覆盖,在购买具体内容上,明确七大类41项服务可以向社会购买,涉及诉讼服务、审判执行、法院管理、后勤保障、司法公开、信息化建设和文化建设等领域。对法院购买服务的具体范围,实行指导性目录管理,将购买事项划分为三级目录,明确事项清单和必要的细分要求,实现法院购买事项清晰化、体系化。

抓住专业特点 精细区分购买服务标准。将辅助事务区分为核心辅助事务和非核心辅助事务。对大部分专业性强的核心辅助事务,由在编和劳动合同制辅助人员承担。对一部分重复性、操作性强、适于集约实施的非核心辅助事务,则适度剥离,交由社会力量实施。2018以来,通过购买调解协助服务,已成功诉前调解纠纷15829件,利用社会力量对20余万案件的纸质材料集中扫描、生成电子卷宗,办案效率不断提升。

加强集约管理实现购买服务效益最大化。将法院购买服务与辅助性事务集约化、信息化运作相结合,设立辅助事务集约办理中心,集中统筹办理,提高社会化服务效率。加强对购买服务的预算管理、监督管理,对购买服务数量、质量和资金使用效益进行全方位考核评价,建立激励约束机制,发挥绩效评价结果的导向作用,促进法院购买服务效益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