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深圳中院构建“15233”工作体系首次提出化解群体性证券纠纷的系统化方案

420日,深圳中院发布《关于依法化解群体性证券侵权民事纠纷的程序指引(试行)》(以下简称《指引》)。《指引》共分879个条文,分别是一般规定、纠纷化解方式、示范判决机制、平行案件的处理、代表人诉讼机制、送达的特别规定、财产保全的特别规定和附则,构建了系统性的“15233”工作体系,针对不同的案件情况,提出了解决群体性证券民事纠纷的系统化方案。

一是规定1个前置程序。《指引》将“调解优先”作为审理群体性证券侵权民事纠纷的前置程序,并将调解贯穿案件审理全过程,采取立案前委派、立案后委托、诉中邀请等方式,紧紧依靠各方力量,充分调动市场专业资源化解矛盾纠纷的积极性,加大对群体性证券纠纷案件的柔性化解力度。

二是规定5大审理机制。《指引》根据当事人人数、起诉时间、诉讼效率和社会效果等考量,提出了5大审理机制,即合并审理机制、示范判决机制、代表人诉讼机制、支持诉讼机制、公益诉讼机制,供法院和当事人灵活选择适用或综合适用。

三是明确两大重点内容。《指引》特别突出了示范判决机制和代表人诉讼机制,并作了专章规定,较好地解决了法院案多人少的审判压力和当事人单独维权成本高的双重困境,这也是化解群体性证券纠纷的重点和难点。

四是确定平行案件3种简化处理模式。《指引》为充分发挥示范判决示范效应,参照示范判决认定的共通的事实、法律适用标准和处理原则,结合平行案件中当事人不同诉请,采取3种简化处理模式,包括:“示范判决+调解”(优先)、“示范判决+不开庭审理”(原则)和 “示范判决+开庭审理”(例外),有助于提升审判效率,切实降低当事人的维权成本。

五是明确代表人诉讼3种情形。《指引》根据民事诉讼法和证券法关于代表人诉讼的内容,对代表人诉讼机制作了系统性规范,以应对代表人诉讼中可能出现的3种情形,包括:人数确定的代表人诉讼、“明示加入”人数不确定的代表人诉讼和“默示加入”人数不确定的代表人诉讼。

此外,围绕便利投资者维权、提高审判效率、落实证券侵权民事责任这一主线,《指引》在一些领域作了进一步的创新探索,如管辖权恒定、平行案件简化处理、未加入代表人诉讼的投资者直接适用代表人诉讼的裁判结果、辅助执行机制等机制创新,充分体现了防止对投资者“二次伤害”和对“首恶”追责的司法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