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深圳在全国首次以地方党委名义专门出台意见支持法院司法建议工作

深圳市委、市政府一直高度重视法院司法建议工作,大力支持深圳法院通过司法建议,积极参与社会治理,推动法治城市建设。43日,深圳市委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人民法院司法建议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在全国首次以地方党委名义专门出台支持法院司法建议工作的规范性文件。

《意见》的出台,以更加强有力的手段,提升司法建议的针对性、规范性、实效性,打通审判机关主动参与社会治理的机制壁垒,积极延伸审判职能,促进有关单位加强规范管理、改进工作方式,为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提供有力司法保障。

一、以司法建议“小切口”,作好法治建设“大文章”

深圳市委通过专门出台《意见》,将法院司法建议作为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建设法治城市示范的重要工作,在市委层面统筹谋划、大力推进,以司法建议的“小切口”,做好深圳建设法治城市示范的“大文章”。一是从市委层面突出司法建议工作的重要性。《意见》明确指出,司法建议工作是法律赋予人民法院的重要职责,对于促进相关部门正确履职,推进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维护社会公共利益,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具有重要意义。二是对新时期法院做好司法建议工作提出新要求。《意见》明确要求人民法院应当充分认识新形势下加强司法建议工作的重要意义,把司法建议工作纳入法院整体工作部署,推动司法建议工作不断规范、取得实效。三是为司法建议落地落实提供有力保障。《意见》明确要求各级党政机关、司法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及其他社会组织要高度重视司法建议的办理工作,将司法建议办理与本区域、本部门、本领域推进依法履职、参与创新社会治理工作有机结合,建立健全司法建议回复制度,不断完善司法建议办理工作机制。

二、精准对焦发展大局,把好司法建议“质量关”

司法建议针对性越强,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效越显著。《意见》从职能定位、制发程序、管理机制等层面入手,着力提升司法建议制发质量。一是进一步明确制发目的。《意见》要求人民法院坚持立足审判执行工作,围绕市委重大决策部署,着眼服务经济社会发展,推动提高城市治理水平,促进社会和谐稳定,针对相关领域、相关单位存在的工作疏漏、管理漏洞、制度缺陷和隐患风险等问题,及时提出司法建议。将司法建议关注的问题从审判业务延伸到服务经济社会发展、优化法治化营商环境、提升城市治理能力的深层次问题,提升了司法建议治疗经济社会“难点、痛点、堵点”的精准度。二是进一步规范制发程序。《意见》厘清了个案、类案和普遍性、系统性问题等不同类型司法建议的制发程序。将司法建议与调研报告、审判工作报告(白皮书)有机结合,发挥组合优势,进一步提升了司法建议的科学性、针对性。三是进一步健全管理机制。《意见》要求人民法院对司法建议的工作原则、使用范围、制发程序、跟踪评估等流程进行全面规范,建立统一管理平台,实现有序管理、全程留痕、有效监管。

三、完善反馈沟通机制,纾解建议反馈“中梗阻”

司法建议见实效,最终要体现在推动有关管理部门创新履职方式,提升履职质量上。《意见》从提高司法建议科学性的角度,着力构建规范化的反馈沟通机制,确保司法建议的内容有价值、可执行、有效果,成为有关管理部门完善体制机制的“良方”。一是设置前置征询机制。《意见》要求针对社会影响大、群众关注度高的重要问题发出司法建议时可以征求被建议单位的意见,对于涉及经济特区法规规章适用的专业问题,发出司法建议时应当征求被建议单位意见。二是建立反馈落实机制。《意见》要求被建议单位一般应当自确认收到司法建议后两个月内作出相应处理,并书面回复人民法院。不予采纳司法建议的,被建议单位应当书面说明理由。三是健全常态跟踪机制。《意见》明确要求人民法院应主动对司法建议反馈情况进行跟进督促。对于发出后两个月未收到反馈意见的,要主动询问情况并上门走访,杜绝“一提了之”,“提后不闻不问”,防止司法建议流于形式,切实增强司法建议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四、建立问责考核机制,打好建议成效“组合拳”

近三年,全市法院司法建议回复率仅为54.35%,司法建议实效性不强、刚性不足。针对这一问题,《意见》以强化问责和双重考核为抓手,着力构建强有力的司法建议落实倒逼机制,使得司法建议发出有回音、落地见实效。一是完善司法建议落实问责机制。《意见》明确被建议单位在规定期限内经督促无正当理由不予落实或者落实不到位的,人民法院可以将相关情况通报被建议单位的上级机关、行业主管部门或者行业自律组织。必要时,可以报告同级党委、人大,通报同级政府、纪检监察机关。二是建立双重考核机制。《意见》对司法建议工作设置了双重考核机制。一方面从法院内部入手,将司法建议纳入法院考核评价体系,对于对经济社会发展产生积极影响的司法建议给予充分肯定,激励人民法院发出更多高质量的司法建议。另一方面从被建议单位入手,明确将回复、落实司法建议的情况纳入法治深圳建设考评指标体系,让司法建议反馈落实真正与单位工作绩效挂钩,推动司法建议落地见效,最大程度释放司法建议优化公共决策、规范行政行为、完善社会治理的社会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