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崔艳与江小伟、深圳市珍爱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深圳市珍爱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侵权责任纠纷案

----侵犯贞操权的法律认定

关键词 民事 侵权纠纷人格权精神损害

裁判要点

1.所谓贞操权,亦称性自主权,属于一般人格权的法律范畴。侵犯他人贞操权,依法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2.判断是否构成侵犯他人贞操权应当以诚实信用原则和公序良俗原则为指导,充分考量受害人与侵权人发生性关系是否违背其真实意思以及侵权人是否存在欺诈行为等主观过错。

3.在恋爱过程中隐瞒自己已婚事实,谎称以结婚为目的与他人交往,诱使他人与其发生性关系,明显违背诚实信用和公序良俗原则,构成侵犯他人贞操权。

4.侵害他人贞操权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应当依法向受害人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五条、第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二十二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案件索引

一审:广东省深圳市龙华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9民初2771号民事判决(2018年11月8日)

二审: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粤03民终7796号民事判决(2019年11月5日)

基本案情

上诉人(原审原告)崔艳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江小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珍爱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珍爱网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珍爱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以下简称珍爱网东莞分公司)

崔艳诉称:一、江小伟已自认于2016年年底复婚。在同崔艳相处期间,江小伟故意隐瞒已婚事实,对崔艳造成重大心灵创伤,应承担相应的侵权损害赔偿责任。201710月,崔艳、江小伟在珍爱网婚恋平台相识。依据江小伟于2015年在该网站上备注的相关资料(“未婚、没有小孩”)并经双方初步了解后,崔艳抱着组建家庭的心愿接受了江小伟的热烈追求,双方随后于2017 12月正式确立恋爱关系。好景不长,在被崔艳发现他已有家室后,江小伟在2018323日凌晨同崔艳的微信聊天中亲口承认自己的孩子已经 5岁,并已于2016年年底复婚。江小伟自在珍爱网注册会员时至同崔艳交往期间,一直故意隐瞒已婚并同他人育有一子一女的重要事实,令崔艳产生错误认识,并同其发生关系。江小伟的行为辜负了崔艳以结婚为目的同江小伟交往的真心。原审法院片面认为“崔艳、江小伟交往期间,江小伟处于离异状态并育有一子一女”,明显有损崔艳的合法权益。二、在被识破隐婚谎言后,江小伟多次在微信聊天中以偏激言辞辱骂崔艳,并以公开双方性爱视频相威胁,严重损害崔艳的名誉,构成民事侵权(详见崔艳于原审中提交的双方微信聊天记录证据)。三、江小伟有违公序良俗,严重侵犯崔艳的人格权,应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依据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自然人因人格尊严权遭受非法侵害,有权请求赔偿精神损害;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侵害他人人格利益,受害人亦有权以侵权为由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本案中,江小伟隐瞒已婚事实,假以结婚为目的同崔艳交往,诱使崔艳与其发生关系,致使崔艳错误处分自己的性权利,显然已侵害了崔艳的贞操权,同时也给崔艳的心理造成重大伤害。其次,江小伟的行为亦有违诚实信用及公序良俗原则,不符合我国民法总则第七条、第八条规定。针对江小伟恶意侵害崔艳的贞操权,在被识破后还对其大肆辱骂的恶劣行为,依据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规定,诉请法院判决江小伟公开赔礼道歉,为崔艳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四、江小伟不仅欺骗崔艳,还先后多次隐瞒已婚事实同其他单身女性进行交往,并将她们称为“燕子”,原审证人袁林艳便是其中之一。然而,尽管袁林艳鼓起勇气在原审中出具证言证实江小伟多次行骗、玩弄女性的恶劣行为,原审未履行审慎审查的义务。五、原审认为“崔艳诉请珍爱网东莞分公司及珍爱网公司承担侵权责任缺乏事实依据”,有误。首先,珍爱网作为营利性大型婚恋网站,用户在其处缴纳会员费用发布相关信息,并在网站红娘的介绍下相亲成功。在此过程中网站提供信息发布、相亲等服务,依据网络安全法第九条及相关法律规定,其应当遵守社会公德,提供真实信息、诚信服务。但是,对于江小伟提交的离婚证复印件,珍爱网没有核实该材料的真实性即令其通过“未婚”验证。由此可见,其对江小伟提供的信息没有尽到实质审查的义务,以致后续崔艳遭受江小伟欺骗的不幸事件发生。其次,珍爱网大肆宣传诚信,多次承诺提供真实、安全的服务,但实际上却疏于审查。其相关诚信服务承诺详见原审中崔艳提供的公证书所附的珍爱网相关截图,具体如下:1.在会员登录界面,珍爱网明确以“品牌专业真实”为宣传,并标注“真实”即诚信会员验证体系。2.珍爱网的宣传标语“完成认证加诚信箱。安全、诚信、真实。做一个有诚信的人,提高被ta搜索的几率”突出显示“安全、诚信、真实”字眼,明确承诺向用户提供真实信息。3.珍爱网明确承诺“精准推荐,只向你推荐最合适的”,也宣称其系“1亿单身用户的选择”。4.由第十八页可知,崔艳支付399元向珍爱网购买“珍心会员”服务,期限为2017105日至2018105日,此间,崔艳享有“查看身份证信息、更高诚信值”等特权服务。这意味着,珍爱网承诺对此类会员承担更高的VIP责任,有义务审查并确保用户信息的真实性。5.珍爱网原审中提交的证据《珍爱网同城征婚行骗案例页面》中清晰显示其明确承诺“致力于打造真实、纯净、安全的征婚平台,注册用户都会经由客服人员进行严格审核”。而实际上,珍爱网不仅没有实质审查江小伟的相关信息,还任由其隐瞒已婚事实在平台上交友。在收到投诉后,没有采取任何屏蔽措施,更无修改江小伟婚况,甚至将其作为“最合适”的人选推荐给崔艳,经崔艳知道真相报警后才采取屏蔽措施,这不仅构成严重违约,还推动本案崔艳受骗不幸事实的发生。珍爱网对己方客户毫无责任感,在证人袁林艳20176月投诉后不管不问,导致后面更多人受骗。6.如果法院不支持崔艳的诉讼请求,极有可能纵容江小伟再次恶意玩弄他人感情,且又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败坏社会风气,不符合法律保护女性合法权益的初衷。故请求判令被上诉人江小伟立即向上诉人崔艳公开赔礼道歉,为崔艳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在省级报刊刊登道歉内容),三被上诉人向崔艳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

江小伟辩称:一、江小伟与崔艳的相识时间较短,且线下接触次数非常少,仅接触三、四次,并不存在上诉人主张的同居行为,也不存在所谓的侵权事实。二、江小伟与崔艳在接触过程中并没有造成崔艳的任何财产损失,一直均由江小伟负责日常支出。三、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崔艳的全部上诉请求。

珍爱网公司辩称:一、珍爱网公司未实施任何侵权行为,仅是信息发布平台的服务提供商,在网站上的会员信息由会员自行发布。根据珍爱网服务协议第1.2、第1.3、第3.4、第8条的约定,应由发布信息的会员自行承担责任。二、珍爱网公司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已履行合理注意义务,并没有事前审核义务,且已履行事先提醒义务和事后采取必要措施的义务。三、没有证据表明崔艳遭受实际损害结果,即使有,珍爱网公司也无须承担责任。本案并不符合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立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同时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只在通知后未及时采取措施或明知网络用户利用其提供的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时承担连带责任。

珍爱网东莞分公司未作答辩。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710月,崔艳与江小伟通过珍爱网公司经营的网络平台中认识,并于201712月确定情侣关系。双方交往时,江小伟处于已婚状态并育有一子一女。

2018年3月23日,崔艳与江小伟发生争执。经东莞市公安局大岭山派出所调解,崔艳与江小伟各自向对方出具《保证书》,承诺不干涉对方生活。

现崔艳与江小伟已结束情侣关系。

二审中,江小伟称其于201585离婚,离婚后在珍爱网注册会员,之后于201679复婚,复婚后夫妻感情并不好,但并未离婚,其于201711月通过珍爱网认识崔艳。

二审中,崔艳明确表示江小伟的行为构成对其贞操权、名誉权等权利的侵害。

另查明,珍爱网网站登陆页面下方宣称“品牌:12年专业婚恋服务 专业:庞大的资深红娘队伍 真实:诚信会员验证体系”。珍爱网公司一审提交了《珍爱网服务协议》,其中1.2注册资格载明“您必须年满18周岁并且是具有中国国籍的单身人士才能注册成为珍爱网的会员或使用本网站”、“此处‘单身人士’系指尚未与他人缔结婚姻关系的任何具有中国国籍的公民”“在珍爱网提供服务过程中,如果您的状态发生变更,已经不符合网站注册资格,请联系我们注销您的会员资格,否则由此产生的所有责任均由您自行承担”;3.4提交信息真实性声明载明“您必须对您在本网站公布、提交、张贴或显示的任何内容,或您通过本网站提供之服务传输给其他会员的任何内容负全部责任。您声称并保证您在任何时候公布的内容是(a)准确真实和非误导性的、(b)未违反本协议和(c)任何情况下不会侵犯任何第三方的权利和利益。”;8.1免责条款载明“b.您承认对于您利用本网站提供的服务或信息而从事的各类行为,包括在本网站发布各类信息,利用本网站提供之信息联系其他会员等,均为您个人行为且您个人对该类行为承担完全责任。”“c.对于会员上传的照片、资料、证件等信息,本网站已采用相关措施并已尽合理努力进行审核,但不保证其内容的正确性、合法性或可靠性,因此您在使用本网站时,可能会接触到令人不快、不适当或令人厌恶的内容。您同意在任何情况下,我们均不为会员经由本网站以张贴、发送电子邮件或其它方式传送的任何内容负责。相关责任由上传上述内容的会员负责。对于上传的信息,其它会员应以自己的独立判断来确定上传的照片的真实性、准确性,并独立承担可能产生的不利后果和责任,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此外,根据珍爱网网站网页显示,该网站公布的同城征婚行骗案例中包含资料不真实的案例以及安全交往注意事项,同时列明了同城征婚投诉举报包括在线投诉、网警投诉、电话投诉。珍爱网公司提供的江小伟的注册账号页面截图显示,该页面处于屏蔽状态,并有“当前会员的资料正在审核中!”提示。

裁判结果

广东省深圳市龙华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8日2018)粤0309民初2771号民事判决驳回崔艳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0元,由崔艳负担。

宣判后,崔艳提出上诉。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115日作出(2019)粤03民终7796号民事判决:一、撤销广东省深圳市龙华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9民初2771号民事判决;二、被上诉人江小伟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上诉人崔艳书面赔礼道歉(内容须经本院审查,如逾期未履行,本院将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报纸上刊登本判决主要内容,费用由江小伟承担);三、被上诉人江小伟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上诉人崔艳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四、驳回上诉人崔艳的其他诉讼请求。如被上诉人江小伟未按照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上述给付金钱的义务,则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500元(上诉人崔艳已预交),由上诉人崔艳负担400元,被上诉人江小伟负担100元,被上诉人江小伟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迳付上诉人崔艳。二审案件受理费1000元(上诉人崔艳已预交),由上诉人崔艳负担800元,被上诉人江小伟负担200元,被上诉人江小伟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迳付上诉人崔艳。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本案为侵权责任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三条规定,民事主体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以及其他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犯。《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崔艳主张其贞操权、名誉权等人格权因江小伟的违法行为被侵犯。所谓贞操权利意即性自主权,与名誉权同样均属于人格权,应当纳入法律保护范围。侵害人格权可能会导致受害人身体、健康、自由和名誉等方面的损害,上述损害在行为人具有过错的情况下应当予以赔偿。对于是否侵犯人格权,需要从受害人是否存在被侵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是否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以及行为人主观上是否有过错等方面进行认定。本案中,从江小伟在珍爱网登记的个人信息、公证书、微信聊天记录、照片、双方陈述来看,可以形成证据链,证明江小伟隐瞒了已婚的事实,在婚恋网站积极结识异性,其行为足以使崔艳误认为双方均本着以婚恋关系为目的而进行深入交往,从而与其发生性关系,给崔艳的心理造成一定伤害。在崔艳得知真相向其寻求解释时,江小伟不但不表示悔过,还以公布崔艳隐私相要挟并有辱骂、诋毁的言行,恶意明显。同时应当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四条“民事主体在民事活动中的法律地位一律平等”、第五条“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原则,按照自己的意思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法律关系”、第七条“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第八条“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的规定,江小伟的行为明显有悖于社会公德及公序良俗,亦有失诚实信用及道德准则,应当认定其主观过错明显。据此,江小伟的行为侵害了崔艳的人格权,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自然人因人格权利遭受非法侵害,有权请求赔偿精神损害;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侵害他人人格利益,受害人有权以侵权为由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崔艳主张江小伟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以及在省级报刊刊登道歉内容,对此,鉴于江小伟的侵权行为仅限在双方及亲友之间造成影响,侵权损害的救济应与侵权损害的范围相一致,根据江小伟的过错程度、行为方式及损害后果,酌情判令江小伟赔偿崔艳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并书面赔礼道歉,符合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根据上述法律规定,作为婚恋信息发布平台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对注册会员在其网站上发表的信息不负有事先审查义务,但是注册会员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须采取必要措施,即法律规定的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义务是提示之后的义务。在崔艳向珍爱网公司投诉江小伟信息不实时,珍爱网公司已采取屏蔽账号的措施,没有证据证明珍爱网公司明知江小伟利用其平台侵害其他会员合法权益或者事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根据上述法律规定珍爱网公司已尽到提示后的义务。经查本案《珍爱网服务协议》约定内容,珍爱网公司虽然作出“在珍爱网提供服务过程中,如果您的状态发生变更,已经不符合网站注册资格,请联系我们注销您的会员资格,否则由此产生的所有责任均由您自行承担”“对于会员上传的照片、资料、证件等信息,本网站已采用相关措施并已尽合理努力进行审核,但不保证其内容的正确性、合法性或可靠性”等免责声明,但根据其网站页面有“真实:诚信会员验证体系”表述内容,会员有理由相信其有义务对注册会员信息进行其承诺的“诚信会员验证”,然而其一、二审中均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其已采取了验证会员信息真实性的必要措施,可以认定珍爱网公司没有尽到充分的审查义务。考虑到本案特殊之处在于江小伟注册会员当时确是处于离异后未婚状态,之后其婚姻状况发生变更,其既没有自行注销会员资格,也没有告知珍爱网公司,故珍爱网公司对其后续行为不负有监管责任。因此,基于讼争各方的举证结果及庭审陈述,崔艳要求珍爱网公司、珍爱网东莞分公司在本案中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并不符合法定情形,也不具备约定条件,对此不予支持。

案例注解

我国《民法总则》规定的人格权有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立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规定,人格权包括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但现实社会中所涉及到的人格权利却远不是上述规定的几种,如近年在我国出现了以贞操权、接吻权等人身权受损害而提起民事诉讼请求精神赔偿的案件。这些案件中,受害人无疑在精神上受到了损失,但法律上却并没有明确这些具体的民事权利,法院在处理这些案件时有些棘手。

鉴于对贞操权进行民法保护的必要性,从有利于维护法的秩序和威严角度出发,对贞操权的法律认定有助于相关贞操权案例具有充足的理论支持和广泛的社会基础。贞操权,亦称性自主权,是人格权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属于一般人格权的法律范畴。对于人格权的保护,从宪法到民法总则都有明文规定,但人格权是一种内涵极为丰富和广泛、也极不确定的概念,无法通过例举的方式来加以全面界定,这也正是我国民法对人格权规定的局限之处。而人格权的保护范围是在司法实践中不断扩大的,虽然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一部法律或司法解释将所有人格权都规定出来,但这并没有影响我国对具体人格权的保护,司法解释和司法实践根据社会的发展情况,不断扩展具体人格权的种类,使人格权更加细化和明确。与此相对应的是,我国对具体人格权的种类的有关规定在立法技术上采用了罗列法加概括法,即在单列了一部分人格权后,加上一个兜底条款。如上述《解释》第1条第2款规定:“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侵害他人隐私或者其他人格利益,受害人以侵权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该条就是一个兜底条款,“其他人格利益”足以囊括包括贞操权在内的其他人格权。故贞操权作为一项人格权,并不因为法律没有将其单列出来而不存在,其与自然人的尊严密切相关,法律应赋予其独立的地位,这也与现代社会尊重人格尊严,尊重人权的潮流相适应。

侵犯他人贞操权,依法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判断是否构成侵犯他人贞操权应当充分考量受害人与侵权人发生性关系是否违背其真实意思以及侵权人是否存在欺诈行为等主观过错。常见的侵犯贞操权的民事侵权行为主要体现为欺诈和性骚扰两种。本案中,被告就是利用欺诈的手段侵害了原告的贞操权,即隐瞒了已婚的事实,在婚恋网站积极结识异性,其行为足以使原告误认为双方均本着以婚恋关系为目的而进行深入交往,从而与其发生性关系,并使原告承受了严重的精神痛苦。对于欺诈的判定,应当以诚实信用原则和公序良俗原则为标准,重点保护诚实善意但被侵害程度较深的当事人。例如,仅仅是轻微的欺骗,如虚报几岁年龄,则不应认定为侵权;而以身价百万为由欺诈的,也不宜认定为侵权,因为此时被骗者的行为也不符合公序良俗的标准。性骚扰是一种边缘性的涉性行为,性骚扰问题在我国已经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注意,但能否通过法律手段制裁这种行为,还没有统一的结论。侵犯贞操权的构成要件有以下几方面:第一,存在贞操权被侵害的事实,即行为人欺诈他人诱使与其发生性关系、或者性器官被侵犯的事实。这种损害的事实包括身体伤害和财产损失,如受孕、生产,以及因此而支出的费用;受害人因侵害行为而产生的人格贬损、精神痛苦等。第二,侵害行为具有违法性。这里的违法性表现为违背法律规定、善良风俗和公共利益。如前所述,违背善良风俗和公共利益应当作为判断侵害行为是否具有违法性的重要标准。第三,侵害行为与损害事实具有因果关系。因果关系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判断:(1)时间上的承继性,即侵害行为与结果之间存在时间上的顺序性。(2)客观性,即同时具备具体的侵害行为和客观存在的损害后果。(3)必要条件,即侵害行为是贞操权受损的事实产生所必须具备的条件。第四,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侵犯贞操权的主观要件是行为人必须具有主观上的故意或者过失。在用欺诈手段侵害贞操权的案件中,往往损害后果没有明显易辨的物理特征,权利人很难在事实上举证,但因为证明欺诈的难度并不高,侵权人的主观过错较易判定。假如出现证据确实比较薄弱、事实认定存在较大难度的情况,可以分配较重的举证责任给行为人,假如行为人不能证明是受害人承诺,就可以认为行为人主观上有故意。即只要行为一旦发生,行为人不能证明受害人同意,就应当认定行为人主观有故意,认定侵权行为成立。这种分配方式是英美法中处理人格权损害赔偿案件的分配原则,值得借鉴。

侵害他人贞操权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应当依法向受害人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22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这为自然人人身权益受到侵害而主张精神损害赔偿提供了法律依据。精神损害赔偿是以人身权益受不法侵害为前提的,当自然人的人身权益如生命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肖像权、人格尊严、自由、隐私权、贞操权等受到不法侵害之时,才有权主张精神损害赔偿。相比《解释》第1条规定,《侵权责任法》则将范围扩及至所有人身权益。对自然人人身权益的不法侵害,不仅会造成被侵权人财产利益的损失,而且往往会使被侵权人的精神生活受到极大伤害,产生生理上、心理上的精神痛苦,如愤怒、绝望、恐惧、不安、自卑等不良情绪,严重影响其正常的生活条件和生活环境,甚至使其丧失生存的信心和生活的乐趣,在对生命健康权的侵犯中这种损害结果更是常见的。虽然这种精神痛苦是被侵权人自身的感受和体验,但这种损害结果却是客观的,是显而易见的,它可以通过被侵权人的行为方式和生活习惯中体现出来,这种精神损害有时甚至远远大于造成的财产损失。承认精神损害的存在并给予被侵权人以一定数额的金钱予以补偿,虽不能使被侵权人的人身利益回复到未受侵害前的圆满状态,但由于金钱毕竟代表一定的物质财富,它能够给被侵权人带来物质上的利益和生活上的方便,使其得到抚慰,重新树立生活信心,减轻精神痛苦,并从精神痛苦中解脱出来。

上述法律规定对人格权益的保护,是一种全面的保护,对侵害他人其他人格利益的行为造成严重后果的,原则上都可以请求人民法院确认侵权人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尽管贞操权还没有被明文规定为民事权利,但作为一种人格利益,是可以被包容在其中的。本案中,上述法律即得到了适用,法院支持了原告的精神损害赔偿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