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达成调解协议后又找托词拒赔

 

 

 

  在一起交通事故中,肇事者同意赔偿受害者误工费等损失共计22万余元,但在赔偿过程中突生波澜。法院审理认为,《交通事故调解书》是双方当事人互谅互让的结果,不存在“重大误解”情形,应当严格遵守
  【案情回放】
  撞伤两人协议赔偿后称“重大误解”拒赔
  原告(上诉人):张某某

  原告(上诉人):赖某某

  被告(被上诉人):林某某
   2004年7月31日,张某某驾驶其车辆行至京珠高速广珠段北行50KM+600M时,与林某某驾驶的车辆发生碰撞,两车不同程度受损,张某某、赖某某受伤。该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林某某驾车操作不当,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在交警部门的主持下,张某某、赖某某与林某某签订《交通事故调解书》,确认林某某应当向张某某、赖某某赔偿汽车修理费、拯救费、车损鉴定费、拆检费、医疗费、残疾赔偿金、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等项目共计人民币220602.66元。调解书签订后,林某某向张某某、赖某某支付了人民币25000元后,未支付剩余的赔偿款。张某某、赖某某多次向林某某追讨未果,遂向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林某某履行《交通事故调解书》,支付剩余的赔偿款 195602.66元及利息。林某某提起反诉,主张调解书约定的张某某、赖某某的误工费损失53104.64元实际并未发生,没有该项损失,其对此存在重大误解,请求撤销调解书中误工费项目53104.64元。经查,张某某、赖某某职业为教师,事故发生后工资均有实发。

  【争议焦点】
  工资已发是否存在误工损失

  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张某某、赖某某与林某某在事故发生后达成赔偿协议,约定了误工费、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赔偿项目及金额。该协议履行过程中,林某某发现张某某、赖某某事故发生后工资均已实发,并未产生误工费损失,是否可以据此认定其对协议的签订有“重大误解”;在上述“重大误解”情形下,林某某是否可以专门针对误工费项目行使撤销权。
  【裁判理由】
  调解书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应当严格遵守

  此案经一、二审审理后认为:上诉人张某某、赖某某与被上诉人林某某发生交通事故后,在交警部门的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签订《交通事故调解书》,该调解书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有关交通事故赔偿事宜均应按照该调解书的内容适当履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十一条规定,行为人因为对行为的性质、对方当事人,标的物的品种、质量、规格和数量等的错误认识,使行为后果与自己的意思相悖,并造成较大损失的,可以认定为重大误解。
  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在发生交通事故后,在交警部门主持下,经过反复的利益衡量和充分的自由协商,双方当事人对于赔偿项目和金额均作出一定的让步,最终达成调解协议,并签订《交通事故调解书》,约定林某某赔偿两上诉人医疗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等共计人民币220602.66元,该调解书应当认定系发生交通事故后赔偿义务人自愿给付赔偿权利人的一次性赔偿。发生交通事故后,虽然上诉人的工资均有实发,但上诉人的工作单位出具了《情况说明》,证实在交通事故发生后,上诉人由于身体遭受严重损害,在职务晋升、经济待遇方面受到较大影响,具有相当损失。因此,实难认定林某某对于《交通事故调解书》中的赔偿金额存在错误认识,构成重大误解。上诉人主张《交通事故调解书》是双方当事人互谅互让的结果,不存在重大误解情形,应当严格遵守,理由成立,予以支持。
  【裁判结果】
  肇事一方继续履约

  法院判决:一、被上诉人林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上诉人张某某、赖某某赔偿款人民币195602.66元;二、驳回上诉人张某某、赖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被上诉人林某某的反诉请求。一、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5050元,由被上诉人林某某负担。

  【法官手记】

  认定“重大误解”须慎之又慎
  本案发生主要是由于当事人对于我国法律所规定的“重大误解”这一影响民事行为效力的因素存有歧见。
  重大误解是指行为人因对行为的性质、对方当事人,标的物的品种、质量、规格和数量等的错误认识,使行为后果与自己的意思相悖,并造成较大损失的情形
  何谓“重大误解”?根据相关司法解释,重大误解是指行为人因对行为的性质、对方当事人,标的物的品种、质量、规格和数量等的错误认识,使行为后果与自己的意思相悖,并造成较大损失的情形。法律意义上的重大误解具有其特定的含义:1、行为人对其行为性质、对方当事人,标的物种类、质量等存在错误的认识。从行为性质而言,如:误买卖为赠与;从对方当事人而言,如:误甲为乙而签订合同;从标的物而言,如:误单个茶杯为整套茶具而购买。2、行为人作出了意思表示行为;3、行为人的错误认识足以对意思表示行为的作出产生重要的影响,如果行为人没有该错误认识,将可能不会作出其表示行为或可能作出其他的表示行为;4、如强令行为人履行其表示行为,将会给行为人造成较大损失。认定重大误解,需要从两个方面反复加以权衡和把握,一方面是要使行为人从确实出现重大误解的情形下解脱出来,另一方面则要适当限制重大误解之适用,避免当事人因微小事由滥用重大误解的规定,影响交易安全,损害对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因此,重大误解之认定必须慎之又慎。
  人身损害赔偿协议的内容虽为一定的财产给付,但这是以人身权利受到侵害为前提,是对侵害人身权利予以财产化赔偿的一种约定,具有人身关系与财产关系的双重属性
  本案中,交通事故造成张某某、赖某某身体受到伤害,造成损失,根据事故责任认定,林某某应当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双方当事人经调解协商达成赔偿协议,该协议从形式上符合民事合同的成立要件,属于民事合同的一种,应当适用民事合同的规则处理本案。
  但是,人身损害赔偿协议与一般的民事合同又存在一定的区别,体现在:1、一般的民事合同不以当事人在合同成立前存在特定的法律关系为要件,在大多数情况下,一般的民事合同成立前,合同当事人并无任何法律关系;人身损害赔偿协议必须先有侵害人身权的侵权行为存在,而后当事人才达成协议,就赔偿数额和项目协商一致,我们可以将先前存在的侵权责任关系作为赔偿协议关系的基础关系;2、一般的民事合同用于当事人之间的交易关系,单纯体现为财产关系;人身损害赔偿协议虽然其内容为一定的财产给付,但这是以人身权利受到侵害为前提,是对侵害人身权利予以财产化赔偿的一种约定,具有人身关系与财产关系的双重属性。上述区别决定了在重大误解的认定上,人身损害赔偿协议与一般民事合同有一定的差异,这也决定了本案中的赔偿协议不宜认定系林某某在重大误解情形下签订。
  本案是,虽然张某某、赖某某在事故发生后实际领取了工资,表面上与协议约定的误工费存在冲突,但二人完全可能在协商过程中降低其他赔偿项目金额,或放弃根据法律规定可以享有的某些赔偿项目(如精神损害抚慰金)。如果林某某协商中不同意支付误工费损失,二人也许就不会与其达成协议,或提高其他项目的金额,或者还会主张协议中没有规定的内容。因此,允许林某某以重大误解为由撤销误工费项目,从根本上动摇了赔偿协议的基础,篡改了赔偿协议的内容,违背了受害人的意思。况且本案中张某某、赖某某还提交了工作单位出具的证明材料,证实两人工资虽照常发放,但由于身体方面原因影响其担任职务和加班待遇,故难以认定张某某、赖某某完全没有误工损失。
  侵权行为发生后,当事人通过协商解决纠纷,是法律所鼓励的解决矛盾的方式。如果允许林某某撤销本案赔偿协议中误工费项目,那么林某某也可以重大误解为由主张约定的某一赔偿项目数额高于实际发生的数额,从而撤销该项目,果真如此,赔偿协议的内容动辄被改,其效力的稳定性就无从谈起了。
  确实存在重大误解情形,依法可申请法院变更合同内容,但这已经不属于撤销权的范畴
  即便认定本案构成重大误解,林某某申请撤销协议部分内容是否可以得到法律的支持呢?答案是否定的,理由是:首先,撤销权的行使,其性质属单方法律行为,即撤销权人仅凭其单方的意思就可以达到撤销的法律效果。合同法规定当事人行使撤销权必须通过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以诉讼或仲裁的方式行使,只是对权利行使方式作出的限制,撤销行为仍然是撤销权人的行为,人民法院和仲裁机构只是予以确认;其次,撤销协议的部分内容事实上等同于变更协议的内容,而通过单方法律行为变更协议的内容,于理于法都是没有依据的。因为根据合同法的规定,变更合同的内容必须经双方当事人协商一致,或者在符合法律规定的情况下,由人民法院酌情变更合同内容(如显失公平的情况下,当事人申请人民法院变更合同)。本案中,如果林某某确实存在重大误解情形,依法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变更合同内容,但这已经不属于撤销权的范畴。(张辉辉)

  【法官简介】
  张辉辉,男,1977年5月出生,1999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获法学学士学位;2006年攻读武汉大学法学院,获法学硕士学位。1999年7月入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四次荣立三等功,现任市中院民一庭助理审判员。

  【法官信箱】

  老板拖欠工资员工能否变卖设备抵偿
  问:我在龙岗的一家制鞋厂打工,从今年8月开始,老板就不露面了,拖欠工人工资近10万元。工友拨打老板的电话,老板虽然会接听电话,但就是不来厂里给我们发放工资。由于几个月没有发放工资,工厂的饭堂又停工了,我们的基本生活都成问题。工厂有一些机械设备,保守估计价值应该在20万元以上。我们打算以全厂劳务工的名义,将厂里的部分设备变卖,卖足10万元用于发放我们的工资。不知道这种做法合不合法?
  答:企业出现欠薪,劳务工应在第一时间向劳动保障部门投诉,由劳动保障部门先行对工资作出裁决。劳务工凭劳动争议仲裁裁决书向企业所在地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由人民法院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对企业的财产进行评估、拍卖,企业财产的拍卖款项优先用于支付劳务工工资。
  如果劳务工擅自处理企业的财产,用变卖财产的款项发放工资,一是劳务工无权对企业的财产作出处理,擅自变卖属于违法行为;二是擅自变卖不能从程序上保证实现企业财产价值的最大化,有可能会损害企业老板的利益。尤其本案中企业老板并没有逃跑,只是暂时隐匿起来,假设劳务工擅自变卖了10万元机械设备用于发放工资,如果老板回到工厂,认为变卖的机械设备价值大于10万元,劳务工就会把自己卷入一场不必要的官司之中。(姚桂标)